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2-08 14:13:58

該作者的文章:

       

     二零一一年農歷十一月十八日清晨,第一縷朝霞灑向大地,冬日的陽光暖融融地透過窗欞,照到父親的書桌上,照到茶杯,硯臺 ,筆架,報紙,眼鏡,還有書架上一把墨黑陳舊而又一塵不染的算盤。此時,父親閉著雙眼,安詳地躺在床上,已經走完他97年的人生之路。他慈祥的臉上帶著笑容,帶著滿足,到天國陪伴母親去了。
      我們平靜地辦理父親的后事,留做紀念的東西實在太多了,他的墨寶,他的剪報,他心愛的京劇碟片,唯有書架上的那把算盤,又勾起了父親給我講過的故事,它濃縮著父親這輩子的人生。
     上世紀丁丑年六月,二十一歲的父親完成了在上海南洋中學的學業,滿懷信心報考他心儀的同濟大學建筑系,但“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東洋鬼子的大炮轟打上海吳淞口,也轟碎了父親的夢想。
      那時祖父與父親住在上海法租界,祖父在一家綢緞莊當帳房,生活尚且過得去。但看到兒子荒廢學業,無所事事,總不是個辦法,于是祖父委托一個有點來頭的朋友,送他到四川北路北京東路西南角的一家電燈公司(兼水電安裝)當學徒。父親的生活很輕松,無非收收燈泡電線,發發水管籠頭,但好學的父親并不滿足這樣無聊的日子,他在家里開始自學建筑學,材料學等技術書。白天雖然當個小學徒,但想方設法“偷拳頭”。那時公司里有個“打樣間”,相當于現在的技術室,他有事沒事總會去走走看看,幫那里的先生畫個表格描個圖,端個茶水打個雜,所以里面的先生也不嫌棄他。大先生,相當于現在的技術科長,見他頭腦活絡,手腳靈便,也時不時地教他一點看圖的知識。
      過了一年光景的初秋季節,有一天打樣間的大小先生,銷售部的人員都去外面聯系業務了,老板也帶著小老婆出去看戲了,公司里很清靜。恰好英商怡和啤酒廠的一中一外兩個人來談業務,他們看到只有一個學徒看店,拔腳就走。父親連忙用英文挽留他們,hi Sir what can i do for you can i help you?那個外國人聽到鄉音也就返回店堂,原來他們要購買一批水電材料。父親請他們出示采購單,看了后用中英文夾雜著說,這些東西我們這里大部分都有,沒有的話,也會想辦法給你們搞到,并接下了訂單,留下了聯系電話。但也告訴他們,我現在做不了主,要等老板或大先生回來才能最后拍板。第二天大先生聽了我父親的匯報,對老板說,他的整個業務接洽沒有大問題,就同意了這個訂單。后來,又問我父親,你想學銷售,還是學水電?父親說,我想學水電技術。大先生將信將疑地把他叫去問了幾個工程技術上的問題,父親基本都能回答。大先生隨手拿出一張安裝工程設計圖紙說,回去把工程量摘出來,三天后交給我。我父親如獲至寶,第二天就把結算單給他了。大先生只瞄了一眼,面露喜色。這一年年夜飯吃好,老板在發“紅包”時,對我二十三歲的父親說,明年你到打樣間跟大先生去做生活。      

     祖父知道父親破格得到重用,又提了薪水,自然很高興。但計算工程量是絕對少不了算盤的(那時沒計算器)。于是帶他去福州路上一家文化用具公司花了一塊大洋買了把算盤。父親聰穎,算盤打得很好,左右手都能撥珠,我小時候看到他會左手撥珠,右手用筆飛快的登錄,看得我目瞪口呆。但他說過,你們爺爺的算盤技術更精湛,能打盲子(蒙眼打),頂子(算盤放在頭頂上打),我雖然沒見過,但我相信父親說的。同時父親又對我們說過,你們祖父講:“算盤只能算賬目,不能用來算計人,懂嗎”。這也算是祖訓吧。我們兄弟四個,在小時候可以玩父親的任何東西,唯有這把算盤,是輕易動不得的。因為母親說過,這把算盤是我們的“吃飯家伙”。
     一九四九年上海解放后,父親進了上海廣東路17號一家建筑部直屬的大公司工作,專門負責高級民用項目。一九五三年,怡和啤酒廠更名為上海華光啤酒廠,生產光明牌啤酒。因為父親熟悉這家廠,所以改擴建業務還是由他負責。這把算盤,依然發揮它的作用。
     從上海到西安,從西安到浙江,父親一直帶著他父親給他買的算盤,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為國家的重點建設項目,默默無聞地工作著。上海大世界(解放后改為人民游樂場)水電改擴建,上海中蘇友好大廈;西安國棉一廠,灞橋水電站;紹興鋼鐵廠,蕭山棉紡織廠;舟山海洋漁業公司,衢州飛機場;杭州飯店改擴建,大華飯店改擴建,新造的杭州體育館;原杭州大學圖書館,浙江大學教學樓等等等等,都可以聽到這把算盤的滴答聲。它欣慰了。
     八年前,我們子女把父親送上山,與母親“同穴共衾”后,回來就擦干凈這把算盤,一直珍藏著。

共獲得積分:14 ,共14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