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1-29 11:11:21

該作者的文章:

             

在香山植物園的夜暗中

   近因身體原因,找到在北京工作的戰友小白,請他幫助我找一家醫院看病,他很快就地為我聯系到了解放軍總醫院住院檢查身體。在老伴的陪同下我們趕往北京,并于到達的當晚順利地住進了病房,靜待第二天早晨才能開始的各項檢查。晚飯后習慣地打開微信,看到了遠在山東聊城的戰友廣蛟在微信上發的一個圖片,圖片上是一輛安徽宿州的汽車。我以為他到了我的家鄉宿州市,就趕緊給他發了一個我在醫院的位置,意在告訴他我不在家。他看到微信以后,可能是認為我得了什么重病住進了301醫院,馬上說:“那我去北京看看你吧。”我說:“只是檢查一下身體,請醫生給我安排一個治療方案就能出院,你可千萬別來。”

第二天一整天的樓上樓下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還有的是護士帶著我沿著七拐八彎的地下通道才能找到的專家門診,直到下午四、五點鐘才把各項檢查進行完畢。由于床位緊張,醫生們看我就是一般性老年慢性病,只需要遵醫囑服藥延緩病情的發展就可以了,并囑咐護士們給我辦理出院。第三天上午九點,小白來到了醫院幫我辦好了出院手續,就開著車把我們送往他事先聯系好的香山植物園里的一個酒店­—“臥佛山莊”。此時,傳統的“香山紅葉節”已經開幕,通往香山的道路上車輛十分擁擠,接近中午我們才到達酒店住進了三號院108房間。三號院大門右側就是酒店的餐廳,中午我們三個人來到餐廳,找了個靠窗戶的小餐桌坐下。滿臉笑容的女服務員很快走上前來為我們倒上一杯散散發著清香的茶水,拿起菜單詢問我們午餐的安排。等待上菜的空閑里我就給廣蛟發微信,告訴他“我已經從301醫院出院,你別再來了。”他立即回答說已經上了12點的火車趕往北京,我只好征求一下小白的意見,把臥佛山莊的位置發給了他。午飯后,小白把我們送回三號院,因下午有工作要處理他就離開了酒店,并要我們轉告廣蛟來到酒店以后住下來,明天大家共進午餐。

按照光蛟計算的時間,他大概下午三點多鐘就能到達北京南站,再坐地鐵轉公共汽車需一小時能趕到香山。我按時來到酒店大門前,并在微信上給他介紹我能了解到的交通信息和道路情況。五點鐘前后他乘著公園游覽車來到了酒店門口,只見他背著黑色旅行包拎著兩個紅色的禮品盒,老遠就張著大嘴笑呵呵給我打招呼,僅僅地擁抱親切的握手之后,他對我說從公交車走下來之后,走錯路耽誤了時間來得有點晚。我裝作生氣地對她說:“我有沒有大的問題,叫你別來,你怎么非來不可呢?”他又是憨厚地哈哈一笑。寒暄之后我帶他來到三號院,一進大門他看了看這個朱門黛瓦、林蔭蔥蘢的四合院說:“你住的地方好像是寺廟啊!”我說:“這個酒店原來就是香山臥佛寺的一部分,清代皇帝為了進山休閑打獵專門修建的寺廟和行宮,今天都是為人民服務的了。”

進了房間廣蛟喝點茶水,稍事休息,看到天色尚早我就提議到植物園里走走。我和老伴陪著著廣蛟走上了植物園的參觀路線,一個多岔路口立著一根木樁上面釘著幾塊指示公園景點的木牌,其中一塊向南指的木牌上赫然寫著“曹雪芹紀念館”,我又提議說:“咱們就去拜訪曹雪芹吧。”沿著石塊鋪成的人行道我們快步向前,路邊的樹木在秋風中晃動,不時抖掉幾片發黃的落葉。湖中的蘆葦已經枯黃,彎彎的軀干串聯著干干的葦葉在水面上搖曳。

大約兩公里的距離我們很快就走到了,幾經詢問才找到紀念館的具體位置。路邊佇立幾張大型畫板,畫著與曹雪芹有關的畫面配上與之相聯系的詩詞,園內頓時文學味兒十足。特別是幾位名家對曹雪芹的評價,更是讓讀者如彎道超車一樣加深了對曹公及其作品的理解。

啟功題寫的“曹雪芹紀念館”的牌子掛在一個小院子的低矮門前,另一邊牌子上告訴人們開放的時間為上午九點到下午四點半,規定閉館前一小時游客不能再進入。顯然,我們來晚了,卻又有點不甘心,就只能在紀念館周圍隨便轉轉看看外景吧。

坐在一個長條椅子上休息時,我告訴廣蛟:“小白今天有事,明天來陪我們共進午餐。”廣蛟立刻說道:“不用麻煩他了,我已經買好了今晚十點返回的火車票。”我詫異道:“那怎么來得及,還是住下為好。”他執意不從,看看天色近晚,我們就趕緊回到酒店的餐廳,招呼他用晚餐。匆忙吃完晚飯后已經七點多鐘,回到三號院拿起東西送他出門時,他要把那兩個紅色的禮品盒留給我們,說是專門從山東給我們帶來的。再說客氣話純屬無意義,我們只好收下他的一片盛情。

走出三號院一天已經很黑了,偌大的公園里沒幾盞路燈。大門口的保安告訴我們走南門有三公里,走東門乘車會更近一點。于是我們踏上了通往植物園東門的道路,一段上坡之后就走進了黑暗中,兩邊高大的樹木遮住了遠處射來的本來就很微弱的燈光,偶爾有一輛迎面而來的汽車開著大燈把我們眼睛晃得什么也看不見。很久沒有走過這樣的夜路,精神確實有點緊張,生怕路邊突然竄出一個物體對我們構成威脅,又怕一眼看不清掉進路邊的山溝,抑或碰上路邊長滿刺針的灌木。

夜暗中我們不約而同地邁著又大又快的腳步,期盼早點結束這種久違了的夜路歷程。大約走了二十分多鐘來到了一個大門前,門前停著一排車輛,幾個保安在微弱的燈光下瞇起眼睛看著面前繼續通往夜暗的馬路。我快步走近那個亮著燈光的窗口敲敲玻璃,里面的值班人員把窗戶打開一條縫不動聲色地看著我。“我要送一個朋友去趕火車,請把大門打開吧。”我對他請求道。“嘩啦”一聲,大門的鐵柵欄打開了一個縫,出了大門我又向站在路邊的保安人員詢問道:“我們要去公交車站,請問怎么走?”

那個保安看著我們說:“現在是‘紅葉節’期間,大門前原有的停車點改變了位置,你們要繼續往前走到香泉環島才有車站。”啊!路況發生了變化,酒店前的保安誤導了我們呀!

無奈之下,我們只能再次走進了夜暗。十分鐘后,前面的道路亮起了燈光,兩排高大的路燈柱子高高舉起發出白色光茫的碩大燈泡,馬路和路邊的樹木在路燈的照耀下如同白晝一般。一位中年女警察精神抖擻的站在涼風里,不時對過往的車輛打著手勢,對路過身旁的行人說著什么。

我小跑幾步到了她的面前,氣喘吁吁地說:“請問警察同志,我的這朋友趕火車要去北京南站,到哪里坐公交車啊?”

“繼續往前走過了停車場轉彎就到環島,那里就有公交車站啦。”女警察熱情而熟練給了我們一個精準的答復。

“謝謝!你辛苦啦!”告別那位女警察我們很快就找到了公交車站。一輛公交車剛好停在那里,廣蛟憑經驗認為它就應該是開往北京南站。于是,他不由分說地向我們招招手,“你們趕緊回酒店吧!”徑直鉆入了公交車中。

目送那輛車離開車站之后,我們開始了返回酒店的路程。馬路的燈光盡頭那位女警察依然站在那里,看到我們走來她大聲告訴我們:“你們要快點走,這條路馬上要禁止通行。”看到她一臉嚴肅,我們沒問緣由也不敢怠慢匆匆地加快了步伐,再一次走進了夜暗的馬路。可能是心理作用,返回的路程似乎沒有那么黑、那么暗了。遠處的燈光把路面照成了灰白色,兩邊的樹從影影綽綽在路邊起伏。走進夜暗的馬路不久,前面有幾個人在輕聲說話,走近時才看清是四、五個中年男人不緊不慢地邊走邊聊天。老伴靠近我的耳朵低聲說:“我們快點走吧,這幾個人讓我感到擔憂。”我明白她是心里緊張,也沒做分辨就和她共同加快了腳步。

走進植物園東大門不遠,一輛汽車從后面開來,順著燈光路面上的情況看得很清楚。這輛車來到我們身旁時停了下來,里面的人放下車窗大聲訊問我們:

“你們要去哪里?這么黑了還在走。”

“我們送一個朋友乘公交車去北京南站趕火車,現在是回臥佛山莊。”我也大聲回答說。

“住在這個山莊的客人都是開車來的呀,很遠的夜路你們走去會很辛苦的,上我的車一同回山莊吧。”

“謝謝!我們很快就能走到,不用客氣。”我謝絕了他們的好意,繼續加快步伐堅決地走向了夜暗。

九點鐘左右回到了三號院108房間,來回六、七公里的夜路我們走了一個多小時,確實有點勞累。稍微休息一會兒,我打開手機看看廣蛟現在的情況如何,他在微信上說“我上的第一輛車是反方向的,只能下車走到馬路對面再次等車。”接近晚上十點他又發來微信說已經到達北京南站,準備上火車啦。

第二天上午他告訴我,他乘坐的火車凌晨四點多鐘才到聊城站,下了火車又騎著上火車前停放在車站的自行車回家,到家時已經天亮了。我立即在微信上對他說:“你不辭辛苦來京探望,我們深受感動并表示誠摯的謝意!”

共獲得積分:10 ,共10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