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07-18 17:56:00

   ——凡間詩話話感恩!

 
  受人點水之恩,勢當涌泉相報。我們中國人原本是一個知恩圖報的民族。“不是微禽敢辭惠,只愁無處覓金環。”說明我們中國人是很看重別人的恩惠的,國民奉行禮尚往來,縱不能涌泉相報,也不會恩將仇報。可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恩將仇報竟然成了普遍現象。助人者頻頻遭到受助者的訛詐。深圳歌手叢飛,長期資助過那么些學生,可在他患絕癥病危臨終前,受他多年資助的孩子竟然無人給他一份精神安慰,許多當年受助的孩子已經長大成人開始工作,知道叢飛患癌癥后,竟然吝嗇得連一個問候的電話都舍不得打。甚至其中一個當了大學老師的受助者,譴責叢飛泄露他受資助經歷不道德(是記者挖掘的并非叢飛提供),說叢飛資助他是滿足自己的心里需求。
 
  感恩,多么詩情畫意的人間真情呀!為什么被扭曲成恩將仇報了呢!僅僅是改革開放的失誤嗎?一個人的世界觀非一朝一夕形成,一個社會的意識形態也非一兩代人就能確立的。有朋友建議我不要把這個主旨放在最前面,因為現在國人對于“感恩”都非常反感,我思慮再三,還是決定開篇露題。因為此感恩非彼“感恩”!感恩是動物種群文明程度的標志,即是一種本能,也是一種智慧。其實道理再簡單不過了,這就是一種“公平交易”。只不過交易的對象不是某個具體的人,而是整個社會。幫助他人,就是要促成一種互助的社會風氣,換取自己需要幫助時,能夠得到幫助。我們的社會幾千年來,總是喜歡把道德拔高,將施恩提高到一種高尚境界。掩耳盜鈴地忽視世人施恩的正常心理預期。
 
  感恩,在物質文明水平較低的時期僅是一種本能,使人類形成了一種依存意識。原始人,在面對大自然給人類造成的威脅面前,個人甚至少數幾個人都無法抵御大自然的困境獲得生存。于是,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這種依存關系淡化了,人類個體的生存能力增強。然而,時至今日人類仍沒能達到不需要任何幫助就能獨自生存的地步。所以在受到外界威脅與自然條件困窘時,渴望得到幫助是人性的一種本能。因此原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依存關系下產生的互助行為得以延續升華。
 
  生活無常,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這個淺顯的道理,只有那些利令智昏的寄生群體往往淡忘。因為他們的成長過程,應有盡有,沒有什么需要別人幫助的。除了從小受過良好道德教育的人外,只有那些受過生活煎熬,承受過創業艱辛,盡嘗守業辛苦的人,才會有明晰的助人意識。生活給這種人的教訓是,只有能力才是最寶貴的財富。不經辛苦堂堂正正賺來的財富,只能讓后代的生存能力蛻化,甚至無法經受追逐財富者帶來的風險。創業難,守業更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也不敢說自己不需要他人的幫助。
 
  經歷了幾百年個人創業陶冶的西方人,越來越多地著眼于防止后代素質蛻化,人生觀也有了升華,不再停留在物質享受的本能層面,而看重享用創業成功的喜悅。世界第二富豪“股神”巴菲特就不給孩子留一個子兒,而用他的財富去回報社會,維護人類感恩的傳統。在他們的意識里,這才是他們留給后代最寶貴的社會財富。
 
  巴菲特生前就對自己的子女明確表示:“如果能從我的遺產中得到一個美分,就算你們走運。”這也就是說,巴菲特夫婦的3個子女,沒有一個能夠從巨富爸媽手中繼承哪怕是一美分的財產。
 
  此話并非戲言,巴菲特曾在妻子的勸導下給兒子霍華德買了家農場,而霍華德必須按期繳納租金,否則立即收回。巴菲特的3個孩子分別是,大女兒蘇西、大兒子霍華德和小兒子彼得。這些孩子都已過而立之年,他們的父親的資本不斷地飛快增加,但他們卻必須自食其力。霍華德是個攝影師,彼得是個音樂家,蘇西雖然是家庭主婦,但也絕非什么事情都不做的闊太太。
 
  巴菲特告誡孩子們說:“那種以為只要投對娘胎便可一世衣食無憂的想法,損害了我心中的公平觀念。”巴菲特說這番話的時候,正值公司召開股東大會,1.5萬名股東聽罷掌聲雷動,巴菲特接著說:“我的孩子們也在這里!他們是不是也在鼓掌?”
 
  巴菲特在遺囑中宣布,將自己超過300億美元的個人財產捐出99%給慈善事業,用于為貧困學生提供獎學金以及為計劃生育方面的醫學研究提供資金。他認為,如果這些錢被分配給那些知名的大學,這將是他的“一次失敗”。因為這些大學有自己的良好生源和政府資助。他要向把巨額資金捐給了黑人學校的洛克菲勒學習,資助那些從來沒有得到過富人捐款的學校。
 
  世界首富比爾·蓋茨也仗義疏財大搞慈善事業。與巴菲特相比,比爾·蓋茨在慈善事業上的建樹要更多一些。蓋茨的財產超過400億美元,迄今為止他已經捐出了超過250億美元,他的遺囑中宣布拿出98%給自己創辦的以他和妻子名字命名的“比爾和梅林達基金會”,這筆錢用于研究艾滋病和瘧疾的疫苗,并為世界貧窮國家提供援助。從近年來的重大慈善活動來看,比爾和梅林達·蓋茨基金會出手闊綽,例如曾向紐約捐款5120萬美元,用以建立67所面向少數族裔和低收入階層子弟的中學;捐資1.68億美元,幫助非洲國家防治瘧疾;向博茨瓦納捐資5000萬美元,幫助那里防治艾滋病……
 
  并非只有“股神”巴菲特的子女們不能從父母那里繼承到哪怕是一美分。世界首富比爾·蓋茨的三個孩子每人也只能得到1000萬美元和價值1億美元的住宅。富豪們的這種做法在時下的中國人眼里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可是不僅比爾·蓋茨與巴菲特”,許多世界著名的大企業家,都拿出自己財富中的相當大的一部分從事慈善事業。黎巴嫩窮苦移民出身的建筑工程界巨子約瑟夫· 雅各布斯靠自己白手起家,創造了億萬財富,可他宣布只留給女兒自己公司價值100萬美元的股份,大部分遺產捐給慈善事業;金融大鱷索羅斯也早就明確表示:他準備將自己的遺產捐給本國的公益機構和東歐的教育機構。
 
  美國總統布什上任后,宣布了1.6萬億美元的減稅計劃,其中包括取消聯邦遺產稅。美國政府計劃在2010年前逐步取消遺產稅。隨著這項計劃的逐步實施,美國將每年減少300億美元的遺產稅收入。這對擁有美國大部分財富的最富有階層來說當然是個利好消息。但有趣的是,竟然有120名富翁聯名上書,反對政府取消遺產稅。《華爾街日報》曾公布了一項調查結果表明,即使美國取消遺產稅,仍有50%的美國有錢人打算把自己至少一半的財產捐給社會,只留下一部分財產給子孫。
 
  比爾·蓋茨的父親老威廉、巴菲特、索羅斯、金融巨頭洛克菲勒等世界超級富豪在《紐約時報》上刊登廣告,呼吁政府不要取消遺產稅。老威廉在請愿書中寫道:取消遺產稅將使美國百萬富翁、億萬富翁的孩子不勞而獲,使富人永遠富有,窮人永遠貧窮,這將傷害窮人家庭。巴菲特也表示:“取消遺產稅是個大錯誤,是極其愚蠢的。”
 
  到了現代,越來越多的大資本家,拿出自己財富里的相當大的部分,回報社會。并且慈善事業不局限于本國。如,蓋茨家族的“比爾與梅林達基金會”底金總額高達240億美元,資助的對象主要有4個領域:第一是改善全球健康狀況。著手研究艾滋病、瘧疾、肺結核、癌癥等疾病的治療途徑,尤其是向非洲、亞洲等發展中國家大力捐資;第二是加大教育投資。創建更多的面向低收入階層子弟的中學并減少因經濟問題而上不起大學的現象;第三是促進信息業的發展。尤其是著力擴大互聯網的普及,讓所有的人,不分種族、性別、年齡或貧富,都能擁有獲得信息技術的途徑;第四是改善美國太平洋西北地區的現狀。基金會向當地社區和貧困家庭提供多種形式的捐助。如果說有私心,那就是太平洋西北地區是蓋茨的家鄉。
 
  在我們的社會還大力提倡個人感恩時,世界感恩潮流已經發展到回報社會的境界。許多大的慈善基金會低調從事慈善事業。比爾·蓋茨就很少張揚,只是說自己熱心慈善事業是源于父母的影響。
 
  他們只之所以這么做,一方面是他們個人價值觀使然。另一方面,是他們認識到真正能夠維護他們后代利益的是他們的社會體制與他們所奉行的價值觀。只有這種體制,才能讓他們的后代有個健康的成長環境,能夠在這種環境里得到鍛煉,確保后代素質不蛻化。即便他們的后代創業失敗,也不用擔心在這種體制下的社會里,生活無有著落。否則他們就是給后代留下個經濟帝國,若沒有公平體制的保障,財富也會很快煙消云散。而且他們的后代,會因為寄生在他們生前創造的財富上,喪失生活目標,導致生活缺少原動力,生存能力退化。
 
  【此處略去261個字】
 
  倡導大義滅親是毀滅感恩意識的潛在罪魁之一。西方資產階級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中的質問:“妻子怎能告發她的丈夫呢?兒子怎能告發他的父親呢?為了要對一種罪惡的行為進行報復,法律竟規定出一種更為罪惡的法律……”。“親親相隱”是國際上普遍適用的司法原則,既司法公正讓位于倫理親情。不強求和難為犯罪嫌疑人家人,在情法之間做出“棄情從法”的選擇。試想,親情都不能令其感恩,恩將仇報,還有什么能讓其知恩圖報呢!
 
  歐美國家的法律基本都不同程度不同形式地確定父母、配偶、子女有權拒絕提供不利親人證據的合法權利。不但不逼迫親人之間作有罪證明,對于親人之間回護親情的偽證也給予了很大程度的寬容。
 
  英國法官在復旦大學模擬審理一起銀行竊案時,嫌犯之妻出庭作了偽證。丈夫雖被判刑,但妻子卻未受任何法律追究。法官輕描淡寫地解釋道:她作為妻子,作“偽證”很正常。法官說,她確實說謊了,但是,她僅僅是為了維護丈夫而已。英國沒有這種因給親人作假證遭偽證罪或包庇罪追究的情況。我也不認為應該追究她的責任,世界大多數的刑法都是這樣的。西方世界的司法實踐中,親人們往往會捏造一些有利于親人的證據,但很少在陪審團認定犯罪嫌疑人有罪后被追究法律責任。大義滅親無論怎樣冠冕堂皇,實質上都同以暴制暴,以惡制惡一樣,只能給社會帶來更大的危害。
 
  施恩圖報非君子,知恩不報是小人。君子,一直是國人景仰道德楷模;小人從來就是國人鄙視的道德缺失。可是世人是否意識到,世界上并非只有君子與小人兩類人!這些年有種提法“道德底線”,這說明國人開始關注君子與小人之間的即不高尚也不缺德的大多數普通人了。施恩圖報非君子,固然是種詩一般的高尚境界,可這種境界如果不將其話為平常人所能達到的道德水準引導世人,望“詩”興嘆的結果,就是社會整體道德水平難以提高。這讓我想起美國法律對于揀到他人錢財的規定,在美國拾到他人錢財,可以接受失主相應比例的獎勵。而人們普遍認為接受這種獎勵,并不影響歸還他遺失錢財的道德行為。失主認為理所應當,拾遺者拿這種獎勵也拿的心安理得。
 
  我們的社會為什么就一定得追求那種拾到他人財物,站在寒風中等候失主的境界呢。據說在美國許多時候遺失的東西都能找回來。得到他人歸還的失物,理應酬謝。這也是一種感恩,可是我們的社會卻拒絕這種感恩,追求一種烏托邦的境界。施恩圖報難道比恩將仇報還難接受嗎?感恩是種文明,烏鴉反哺,羔羊跪乳,動物尚且如此,不懂感恩何以為人!但是何必期待受恩者涌泉相報呢!同美國人推崇拾到他人錢財,拿相應酬謝的道德一般,對任何感恩行為都應該給予充分的肯定。汶川地震,一些捐款捐得與國人心理預期相去太大者紛紛受到譴責與污辱。巴菲特傾囊而捐是回報社會的感恩,值得世人景仰。捐一元錢助人,也不應該受到譴責。
 
  我不相信受叢飛長期資助過的那些孩子們良知都讓狗吃了,對叢飛身患絕癥沒有反應的那些受助孩子們的道德修養的確不敢恭維。許多國人責怪他們連一個問候的電話都沒有,可倘若他們當中哪個真的只給困境中的叢飛打了個電話,輿論會怎么對待他們?媒體會怎么炒作他們的寡恩(只打個電話而沒有涌泉相報)。那些訛詐幫助自己的人的受助者,如果沒有無法負擔高額醫療費之虞,沒有因為自己治病讓全家返貧之憂,會有那么多恩將仇報者嗎?
 
  給感恩松綁,既然施恩圖報非君子,任何形式的感恩,都應該受到社會的肯定。受他人恩惠者,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條件下,對幫助自己的人表示感激,就是道德的。如果受叢飛資助過的孩子,給叢飛打個電話就能受到全社會的肯定與好評,我絕對相信縱然可能不會都對叢飛的資助表態,但也不會一個打電話問候的都沒有。我們的道德水準亟待調整,我們的道德觀念也亟須改善。

共獲得積分:0 ,共0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