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06-29 20:07:26

該作者的文章:

      開學第一天,爸爸把我送到了何家村小學,他就投入繁忙的工作中。

     從我們住的“洋樓”出來,順著大路往南走,當時不知道叫什么路名(現在的含光路北段),再穿過一條不知名的大路(現在的友誼路),十字路口的西南角有一家小小的衛生所,是后來陜西省人民醫院的前身。一九五八年一月,媽媽在這里生下了我的小弟弟。過了衛生所,兩邊全是莊稼地和菜地,種著綠油油的麥苗。約走兩里地光景,到一所大學邊上再往西走。這是一條泥路(現在的西何家村),大車走過的車轍深深的,凍得硬硬的,后來讀到白居易的《賣炭翁》,我深切地體會到什么叫做”曉駕炭車碾冰轍“。我喜歡走在冰轍上,但有大車過來,只能走邊上,也時不時會看到地邊的骸骨和骷髏。有時候看到干凈一點的大車駛過,我會跳上去坐一程,車把式到時會用鞭稍在你頭上點一點,你就知道該跳下車了。有一次剛出門就碰到一輛大車,大爺說,“上海娃子,坐穩了,大爺要甩鞭了。”于是得兒駕,跑得很歡,電影《青松嶺》中,長鞭哎,一呀甩,啪啪的響哎,就是這個味道。

    何家村小學很小很破,矮矮的泥墻露出好幾個缺口,對開的小木門搖搖欲墜,兩排教室共四間。木頭課桌板凳,泥墻泥地,窗戶紙破了好幾個洞,冷風呼呼地刮進來。操場坑坑洼洼,七高八低,四根細細的水泥桿上擱著兩根木頭,就是雙杠。一個破舊的籃球架。n型的幾間土房在一個土臺上,那是老師的辦公室,土臺正中豎著一根旗桿,升國旗的。我們二年級的班主任姓李,是個女老師,高高瘦瘦,對我們這兩個遠道而來的插班生很照顧,問我們西安話聽不聽得懂。那時我感到最不可思議的是老師同學吃兩頓飯,上午兩節課后,是他們開飯的時候,拿出了饃,就著咸菜,辣醬,大蔥,吃得津津有味,說實話,真有點饞。后來媽媽給我們帶點小點心。李老師也會給我們吃饃,那是夾著牛羊肉的。她告訴我們,同學中好多都是回族,所以你們不要把豬肉帶到學校里來。我懵懂的民族意識,就是李老師給我啟蒙的。同學們大部分住在學校對面的何家圍子里,直爽,率真,也很“野”,上樹,翻墻,鳧水,就像“張嘠子”。我的同桌強娃子,會像猴一樣竄上老槐樹,摘下一大捧槐花,花蕊甜甜的,很清香。

    春暖花開時節,老師帶我們去丈八溝春游(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這個地方),我們在小溪里摸魚,嬉水,玩得很開心。我記得還有一條小山坡,在這樣的場合唱《歌唱二小放牛郎》,那種感受是無法同上海弄堂里相提并論的。

   六一兒童節到了,我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少年先鋒隊,在土臺上,大隊輔導員侯老師給我戴上了紅領巾,我感到無比自豪。

   在何家村小學讀了一個學期,因為洋樓東面的黃邊張小學(黃雁村,邊家村,張家村合辦的)有了名額。爸爸就把我轉過來了。再見了,李老師!再見了,強娃子!再見了,趕車的大爺!我還會來看你們的。

 

    

共獲得積分:21 ,共21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