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雜談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06-03 18:37:16


標簽:寻梦 内蒙 教学 

                                               尋夢之旅------圓夢歸故里

“幾回回夢里回延安的詩詞真讓我體會到幾回回夢里回內蒙的滋味。四十多年來一直有兩個夢纏繞著我,欲罷不能:一個是“我在沙漠里迷了路卻始終走不出來”的夢,雖然我曾寫過《獨闖沙漠》一文來企盼解脫;另一個是我在團部中學任教的教學夢——始終會做到“那個學校還在,要我回去繼續當老師”的夢。因此,我總想在我的有生之年去那里尋夢,以了心愿。
我的教學生涯的開始是在文革中68年復課鬧革命時,由于我是66屆高中畢業生,當初曾在湖中義務教過新三屆學生。
69年去兵團后曾在連隊、團宣傳隊、政治處、服務社任過多職。而從71年底一紙調令便在三團學校基礎上協助創辦中學,此中我還在巴市接受過一年多的內蒙師院的培訓,直至75年底兵團轉制之際獲準病退回家繼續到中學搞教學工作。但在內蒙整整四年的邊疆中學教師生涯深深銘刻在我的心里,為我的終身教學事業打下了扎實的學科教學基礎,鍛煉了我嚴謹科學的教學態度,認真負責的教學管理能力,還有幸認識了我的終身伴侶。因此,在許多年后仍常常在夢境中會呈現出當年的學校、學生與同事,以及回憶在那里發生的各種情況也都歷歷在目。
今年正值紀念赴內蒙古五十周年,五月中下旬借老伴大學同學會在太原進行之后,我倆有計劃地進行了內蒙故土重游的自由行。我們先往臨河看望了堅守在邊疆的校長杜少先與同事史成勛(也是我高中同學)。他們得知我們的來到,早就在車站等候,故人相見分外親,握手問好久久相望。還好,幾十年未謀面還都能一眼就相認。
 
他倆為我們接風洗塵,盛情款待我內心深表謝意。席間我們互相傾吐了幾十年來風風雨雨、坎坎坷坷的人生。經歷雖有所不同,結局大致還是類同,主要得益于當今的政策。總結以往,我們還是幸運的,現都已到了古稀之年,該知足了。餐中品嘗了當地的名菜“涼拌野菜”“土豆酸菜燴肉”等,口味還不錯。其實我們這輩子已曾到過“三江六碼頭”,什么樣的甜酸苦辣還不能適應?!
 
 
 
兵團紀念館位于一師一團的舊址,看到館內一件件陳列有序的的展物,一幅幅戰天斗地的懷舊照片,不難想到兵團戰士當年艱辛和付出,那種精神難道不為之感動嗎?

這次旅程我主要是去巴彥高勒尋訪當年的學校舊址,以圓我遙遠的思念之夢。車到原團部禮堂時,發現團部的格局還是與原來那樣,變化不大,四周靜悄悄的幾乎沒人往來。一會兒有兩原是我任教過的學生(現是農場中層領導甄世全和甄永興)迎面而來。名字我還記得,畢竟四十多年過去了,專心注視一會,他們少年時的一些特征與印象還是能被復制出來了。我很興奮,當甄世全(當年班里年齡最小的學生)說:“宋老師,你再不來的話,明年我就退休了。”時,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衰老和時間的無情。暗地里我確實是慶幸這次決定,在我有生之年對自己有個實在的交代。我給他們講了這次造訪的來意——就是來尋夢的。如今,我看不到沙包了;現在我又把校長、同事、學生都找到了。那么,我目前迫切想要看到原校址。
雖然那已近中午,烈日當空,是沙漠里最炎熱時分,拗不過我執意立刻要去的境況,我們一行八人在學生的指引下邊走邊聊,漫步走向那臟、亂、差的堆滿大小不一的木材廠,東張西望地、終于發現還保存著那破爛不堪的一排教室時,頓時我的情緒被震撼了,我的腳不由自主地在那堆放木材的碎片上面劃圈,似乎要刨根究底,找出當年的原樣。但殘酷的現實是沒有了學校,即整個原團部所在地是沒有小學與中學,我問他們怎么可以沒有學校呢?現任農場領導的學生無奈的回答,向上打了多次報告都石沉大海。我在那表象平實的背后似乎有所沉思,教學的重要性難道就體現在發達地區和城市嗎?!
再看著書寫著我們多少不為人知和難以忘懷的充滿故事情節的破爛辦公室與教室,我就只能是在外駐足凝望,四十多年前的事情,就象發生在昨天一樣,心目中充滿了對逝去的青春歲月的懷念。
中午,學生借光副場長(當年這學校的小學生),聚集在原團部的一所回民餐館里,盛情招待了我們一行,但我整個人似乎都一直恍恍惚惚的,尤如夢中一般。
 

 
直到臨河旅館里回顧這一整天尋找當年的團部學校,造訪當年的學生的一些場景。醒悟到這內蒙三團原是我夢境繚繞的地方,現場讓我回憶的思緒充滿腦海,不能自拔,夜不能寐。
 
 
 

共獲得積分:21 ,共21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精華文章

苹果园街道边府社区--牛清

[閱讀]

最新活動

  • 1
  • 2
  • 3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