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8-01-09 22:51:00

該作者的文章:

招生會議在天堂中學會議室里嚴肅地進行著。招生辦主任袁敬軒對去年的招生工作進行了回顧。在目示得到在場的一把手校長賈政經的認同下,再次對去年全體招生人員積極工作表示感謝。并反復強調,感謝在座的各位幾年來給他袁某人面子。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招生工作。
  
  賈校長,聽到這閉上眼睛。可是袁主任沒有注意到這位平日被他稱作老大的頂頭上司的表情。仍然口若懸河地講著。坐在袁主任旁邊的侯征老師,與這位袁主任過從較密,在桌子底下踢了這位年逾半百的老大哥一下,袁主任很快體會了失言。于是一邊望著閉著眼睛的老大一邊對大家說:下面請賈校長對2006年招生工作做戰略部署。并帶頭鼓起掌來。
  
  賈校長調整了一下表情,開始了綱領性發言。
  
  今年,招生大戰開始。大家要發揚以往敢打硬仗的作風。用一句通俗的話說,就是不擇手段。去年我曾經在下去檢查時,目睹了咱們招生工作的老師們艱苦的工作。在被家長辱罵后,仍跟著人家做工作。直到家長接受了招生簡章。你們今年下去,肯定還會遇到常人難以忍受的待遇。簡章不能發下去就算完成任務,我那有許多朋友送來的簡章,年年都被我當作廢紙賣了。我都不允許任何招生的進咱們的校園,見咱們的學生。你們也會遇到許多閉門羹。大家一定要把簡章發到學生與家長手里。用什么方法我不管,出了事你們自己負責任,我只要結果,就是把學生給我弄到學校來。這關系著大家的飯碗,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該如何做。
  
  見大家沒有任何反應。賈校長略一沉思又說。
  
  去年答應給大家的報酬,沒有兌現。可是大家不要把眼睛放在錢上,今年我也不能答應大家什么條件。只能說如果條件好了,學校不會虧待大家。你們是在為自己做事,是在保護自己的飯碗。沒有了學生,你們就沒有飯吃。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把目光盯在眼前的利益上。
  
  在座的還是一個出聲的沒有。幾位善于領會領導意圖的老師,不痛不癢問了幾個問題。賈校長尷尬地回答了幾句后說:下面請袁主任按著學校確定的方針,進行具體安排。希望大家配合。說到這,這位自視甚高的校長又狗尾續雕地補充叮囑了一句:去年有的老師,只給每個學生家長打了一次電話就不打了,今年再這樣干不行……”
  
  袁主任明白,大家都有情緒。這位校長大人當年臨危受命,利用他廣泛的社會關系,挽救了這所要解體的學校。學校有了新校舍,學生也開始增多了。同仁們出于世俗的原因,對這位校長大人的超常恭維,使校長大人利令智昏,一改剛來時的民主作風,開始了獨裁。且事必躬親,甚至直接插手班主任工作。被他找到校長室談話的學生絡繹不絕。從表面上看,這位校長大人有研究生文憑,可那是近年來流行的注水文憑,花錢買來的。其實這位校長大人充其量是個政棍。他本是中等體育專業出身,工作后體育教育也沒有從事多久就從事行政工作了。做了二十多年的后勤副校長。對于后勤工作,是輕車熟路。他也是憑著這個背景給這座瀕臨倒閉的天堂中學改換了面貌。但是他肚里的墨水不多,拿著他那陳舊的教育觀念來管理今天的教育活動。不但老師,就是學生都開始漸漸不買他的帳了。校長大人的最終處理辦法就是開除。袁主任主持招生工作,深知時下招生工作之艱難。對這位校長大人半年之內開除了五六十名學生也是非常不滿。可是校長大人是得罪不得的。想到這,袁主任接過離開的賈校長的話頭,開始安排工作。
  
  袁主任說,今年招生政策略有變化。去年小學升入初中的擇校學生給小學班主任回扣五百元,高中所有學生都給初中班主任回扣三百元的政策照舊。小學升初中的非擇校生給小學班主任回扣五十元的政策取消。參加本校初中招生考試,給小學班主任每生十元的回扣也取消。因為今年市里政策有變化,從現象判斷,可能要玩真的了。不過多年來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在中國坐等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但是不當回事也不行,咱們不怕。可領導的頭皮薄,受不了。因此今年咱們要速戰速決。先通過各種關系,打入各校內部,把招生簡章發給學生。如果實在進不去,就要晚上到招生學校外面候著,等學生下晚自習,趁黑把簡章發給學生或來接學生的家長。要想方設法把被招生學校的畢業生名單與電話號碼弄到手,發揚不要臉的精神,窮追猛打。反復說服家長與學生。今年各位的招生任務一定要超過去年。說到這他朝賈校長走出去的門看了一眼說,大家知道咱們老大是如何對待不賣力氣的人的。
  
  在座的幾位參加了幾年招生工作的老教師相視苦笑了一下。
  
  從會議室出來,侯征老師默默地往辦公室走。招生工作開始之前,他憑借與袁主任的個人關系,提出今年不要再安排他參與招生。并對學校無代價利用老師們的社會關系招生提出異議。因為按時下的價值觀念,屢次無代價的利用教師個人關系,使招生的教師很難做。這些個人關系已經受到不利影響。
  
  可是侯征從其他渠道得知,這位袁主任與校長大人商定的政策就是對教師的個人關系能利用多長時間,就利用多長時間。因為袁主任明白,校長的任期只有四五年,等到老師們發現被利用,或者不甘心被利用時,已經對校長的個人前途構不成威脅了。但這些在袁主任個人是有前提條件的,就是他的利益不能受侵害。校方秘密地給袁主任補助了電話費,并給了袁主任一定的特權。允許他在招生期間自行安排宴請與招生工作有關系的方面。賈校長與袁主任的社會關系都會從校方得到回禮。至于普通老師,甚至連他這個與袁主任過從甚密的都在被利用之列。
  
  前兩年,同仁們面臨失業危險。加之賈校長新來,尚沒有時下這么霸道。為己、為公大家頗為賣力。袁主任在下去招生時,得知濱江中學的副校長與侯征相識,便也把他侯征納入招生隊伍。
  
  侯征到濱江中學一看,是當年初戀的同學,曾經的經顏知己吳梅。可是如今是名花有主。彼此的孩子都上中學了,但是礙于同學的情份,這位當年的紅顏知己還是給了侯征面子。可是后來在給濱江中學的畢業班班主任回扣時,校方并未理這位搭橋的副校長。事后,她打來電話對天堂中學的招生工作略有微詞。言外之意,懷疑侯征私吞了招生回扣,在利用她。她還在電話里提到市內的另一家中學的一位教務處主任,如何不給招生人員的面子。侯征一打聽,原來那位教務處主任是袁主任的關系,在招生中得到了天堂中學的公款回禮。侯征明白,在同學面前自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今年,袁主任竟然以為他們私下操作,沒有人知道,依然利用自己。這讓侯征很傷心。他不明白,友情在利益面前為什么這么軟弱。
  
  在辦公室門前侯征遇到了幾年來同招生的杭威老師。這位杭威老師雖然系女流之身,可是頗據男人風范。在這所天堂中學她與侯征是業務上的硬手。恢復高中后,她被安排在高一年級當學年組長。見左右無人,杭老師叫住侯征。
  
  杭老師又回頭看了一眼,確定無人后對侯征說:這不是讓咱們出去行騙么。過去出去招生,大家搭進點人情,損失點電話費,還能盡心去做,是因為可以給被招來的學生一個出路。現在你看,這新聘來的老師都是什么貨色。不是沒有教過高中的,就是常年不從事教學工作的。還有是其他行業下崗后,通過關系硬擠進來教學。學生已經非常反感了,有幾個班正在準備罷課,要求換老師……”
  
  她說這些,侯征過去也略有耳聞。可是沒有想到事態已經嚴重到如此地步。杭老師還告訴他,那位賈政經校長,因為去年聞說一個新來的年輕教師在招生時,只給所負責的四百多個學生每人打了一次電話,今年便把這個剛上講臺不足半年的年輕小伙子打發到后勤干雜活去了。侯征明白,大家心里同他一樣不平。那些領導的紅人都不參與招生,被強迫來參與招生還得受如此不公正待遇,幾年來招生的老師們都內心充滿了情緒。但是懾于賈校長的淫威,誰也不敢出聲。
  
  想到去年這位賈政經校長大人因為所提拔的學生處主任是個體育棒子,沒有學生工作經驗,更沒有做過半天班主任,怕應付不了局面,把自己調來學生處為這位新權貴打開局面以來的處境,侯征不禁也犯起難來。第四次入學生處以來,不主動局面打不開,主動又有僭越之嫌疑。因受到多方面的掣肘,學生管理工作局面越來越惡化。如此下去,賈校長可能要取消自己所任的歷史課。這樣一來,就將被困在學生處沒有翻身重登講臺的機會了。為了不惹這位表面君子,實足小人的校長大人,侯征決定再厚著臉皮找一找自己那位貴為副校長的同學。
  
  老師,
  
  聽到有人叫老師,侯征停下來。原來是一位本校初中學生。這孩子問:咱們校的高中怎么樣?
  
  侯征支吾一會說,還行吧。
  
  怎么說呢!過去雖然也被利用。但是畢竟還是抱著給被招來的學生一個希望。可是據這兩年來的高中教學情況來看,當初在招生中的宣傳之詞許多都沒有兌現。為此侯征也找過校長,賈政經校長的答復是:要是宣傳的都兌現,那還怎么辦學?
  
  至今侯征也沒明白。說是賈校長做欺騙宣傳,他不敢相信。說不是,他又理解不了校長的那句話。
  
  連續幾次期中、期末考試,高中部的大部分科目及格率都在百分之零點幾。由于賈校長插手教學管理等各部門工作,使學校各職能部門基本都不能履行職責,幾近于癱瘓。高中課堂日漸混亂,高中教師上課常常在前面講臺上睡著了。學生上課時進出教室自如。大部分課堂漸如市場。
  
  為此,侯征找到高中任課的老師打聽究竟,據高中的部分任課老師講,天堂中學是本市唯一一所普通高級中學。在二十世紀初職業教育蕭條的這幾年,天堂中學憑借著全新校容校貌與賈政經校長的廣泛的社會關系,恢復了停止十來年的高中招生。從一所瀕臨倒閉的中學,出現在本市教育市場。上面所說教學情況是不對外公布的,并美其名曰保護學生隱私。天堂中學的大部分學生都是初中學習較差的學生,還有近三分之一的不具備讀高中的條件。其中相當一部分學生如果不上天堂中學這所全市唯一的普通中學,就得出去工作。家長就會停止經濟供應,孩子就得不到家長的經濟資助,所以孩子們從不把學習成績告訴家長。即使告訴家長的也是假成績。學校由于管理措施不得當,班主任素質較差,使學校剛走出困境就又跌進新的深淵。侯征明白教師們沒有了當初的干勁不完全象校長猜測那樣是為了待遇,而是無法面對被招來的學生。
  
  早晨剛到校,袁主任就來到侯征的辦公室。要他領著幾位年輕教師到濱江中學等幾所學校去做招生宣傳。侯征要給他的那位同學打個電話,可是袁主任說不用。催促馬上出發。于是侯征帶著幾個年輕教師去了濱江中學。
  
  一進濱江中學,一位男老師就迎了出來。說明了來意后,這位男老師說吳梅校長到局里開會去了。畢業班班主任也不在家。他的過分主動讓侯征明白了。可是當著年輕同事的面還不能把事情捅破。只好留下些簡章轉向附近另一所景溝中學。
  
  景溝中學連校園都不讓進。后來遇到一位這個學校退休的校長來校辦事,見此情景過問了一下。聽說是天堂中學的,他的表情略有改善地說他也是天堂中學畢業的。再一敘他還是侯征父親師范時的學生。由這位老校長引見,侯征等才見到了景溝中學的畢業班班主任。因為這個班主任是個年青姑娘,所以侯征讓同來的一個年輕小伙子與之洽談。侯征繼續與那位老校長寒暄。
  
  從景溝中學出來,按計劃還得到湖區中學去。可是那所學校幾年來就是老大難。天堂中學的招生人員從沒有進去過。侯征帶著幾個年輕老師來到湖區中學,猛然想起一個多年前調來這所中學的一個姓張的同事,便讓同來的把招生簡章藏起來,冒充學生家長找張老師。幸好張老師在上課,無法接收發室電話,便放侯征幾個人進去等候。進了校園也不知那位張老師在哪。便直奔初三畢業班辦公室。第一個辦公室內的老師們聽說有回扣,便留下些簡章,說不敢大張旗鼓地向學生宣傳。答應找時間對學生介紹。在第二個辦公室,遇到一位女老師非常熱情地接待了他們。她問侯征還認識不認識她,侯征知道是遇到相識的了。正在記憶里搜尋,可是一直沒有得到結果。便一邊應付說認識,一邊交談,一邊想。侯征問:咱們過去的那些人你還與誰有聯系?……”通過她提到的幾個人,侯征猛然想起了她。
  
  是她,反差太大了。看著眼前這個穿著近似邋遢的女人,侯征真不敢相信。這個女老師姓臧,叫臧姍。當年在侯征剛畢業后的第一個工作單位,她是與侯征一同參加工作的。那時的她有潔癖,經常嫌同寢室的同事不衛生。后來她暗戀上了侯征。經常給侯征送吃的,或者洗衣服。一次侯征喝多了,醉了沒有回家,住在學校,她竟然在身邊陪了一夜。并把侯征吐有穢物的衣服都洗了。第二天早晨侯征醒來時,是光著身子躺在被窩里。可這一切侯征都不知道,因為他醒來時臧姍已經去上課了。而同事們知道此事的都以為侯征與臧姍已經是戀愛關系了,誰也不好意思捅破。大家知道臧姍性格乖僻,怕提及她守了侯征一夜的事,她翻臉,破壞了侯征的好事。于是盡管大家常有旁敲側擊,侯征卻始終沒有往這上面想。臧姍依舊很關心侯征,只是很少與侯征單獨交談。侯征也象對待小妹妹一樣關照她。兩人在一起工作多年,始終沒有公布關系。校工會主席一個老太太問侯征什么時候辦事,侯征否認了與臧姍有戀愛關系。于是老太太主席想在退休之前做件好事,給侯征介紹了個對象。侯征礙于情面就答應了。并與對方見了幾次面。他把臧姍當作知己告訴她這件事,還把他與對方見面時的情節當作笑話講給臧姍聽。沒有想到由此險些釀成一宗悲劇。
  
  臧姍以為侯征是在用這種方式拒絕她,于是她在一天夜里吃了大量的安眠藥。幸好被同事發現,送到醫院搶救過來。不久她就調走了。當侯征知道這些細節后,也無法在這單位工作下去。單位里的女同事都把他當作玩弄女性的色狼。加這侯征也覺得對不起臧姍,便也調出了這個單位。事后,侯征不是沒有想過找臧姍。可是朋友勸他,這種女人太脆弱了,動不動就想死。今后要是生活一不如意再來一次,難保不出現無法挽回的結果。侯征本來就沒有想過與臧姍戀愛,只是覺得事出后有些愧疚,于是作罷了這個念頭。
  
  十六年了,今天在這遇見臧姍很出意料。侯征說明了來意,臧姍表示愿意幫忙。并把她的電話號留給侯征,侯征也把電話號留給了臧姍。
  
  數日后,侯征正在忙著校內事務。同事說有個電話找他,是湖區中學臧老師。當時侯征正在準備上課,知道是她,怕接了電話情緒激動影響上課,就交待同事代問有什么事,等下課后再給她回電話。
  
  上完兩節課,學校召開招生碰頭會。會上,賈校長專門提到湖區中學障礙最大,要侯征親自出馬搞定。會后,同事告訴他湖區中學的臧老師找他是為了招生。侯征猶豫了再三還是給臧姍回了電話。她說她已經搞到其他幾個班主任的名單與電話。只是想在周末見一見侯征。侯征本想讓她把電話號與名單用電話傳過來,可是遲疑一會還是答應了與臧姍見面。侯征從電話里聽到那端哽咽地說了聲:謝謝
  
  周末招生人員會議上,賈校長通報了某某學校招生人員公開送回扣,被揭發。相關人員被停職。他要求大家一定要一對一的完成送回扣與回扣政策交待。如果出了事情要由招生教師個人負責。并對某某學校招生人員為能進校宣傳,幫助該校主管學生工作的領導搬家把腳崴了之事大加贊揚。
  
  會后賈校長會同袁主任把侯征找到校長室,說是湖區中學今年畢業生多,要侯征不惜一切代價搞定。賈校長為了表示與侯征的關系非同一般,還告訴他一個最近招生的軼事。說一個學校的招生女老師,為了能把某校的班主任名單與學生名單弄到手,與過去的戀人上床被捉。臨下班,賈校長還戲虐地說,這種獻身精神也有借鑒意義。
  
  周末早晨,侯征徒步向市郊的南屏山走去。兩個來小時后,他來到南屏山景區的山門,見一個女人打著傘在向山下眺望。侯征從跡象猜出那是臧姍,于是他放慢了腳步。來臧姍面前時,看到臧姍換了一身衣服,雖然不是新的,精神卻特別好。侯征猛然覺得她這身衣服有點眼熟。似在記憶深處的某個地方。臧姍伸出手來做出想拉侯征的姿勢,侯征定了下神,還是沒有伸手,臧姍隱去臉上瞬間蔭翳,用手在侯征的肩上撣了撣了。然后拿出一張紙來說,這是其他各班的班主任名單與學生名單。侯征伸出手去,卻在接觸名單的一瞬間停住了。
  
  臧姍的臉紅了,
  
  她對侯征說,是不是我讓你為難了?
  
  不是。侯征接過名單。用略帶激情的左手按在臧姍的肩上說,咱們上山吧。
  
  兩個人往山上走,直到半山腰誰也沒有說話。最后還是侯征打破沉默問:你還好嗎?
  
  我還是一個人。
  
  侯征用略帶驚愕的眼神轉過頭看了一眼已經靠在自己身上的臧姍。他沒有說什么,只是按在她肩上的手更加用力了。臧姍把一只手放到侯征的后腰際,只是略擎著,似接觸非接觸。侯征用右手把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腰上,加快了腳步向山腰的一座亭子爬去。
  
  因為來得早,山上游人尚稀。侯征脫下外衣鋪在亭子的邊臺上,臧姍坐了上去,可是她坐了一少半。侯征這時渾身的血都在加速,他拉起臧姍,把她按在衣服中間,然后與臧姍仰視的臉對視了片刻,緊挨著臧姍坐了下去。
  
  你愛人和孩子都好嗎?
  
  侯征嗯了一聲。
  
  她知道你今天來嗎?
  
  知道,可是我說是與過去的同事相邀來游山。
  
  接下去又是很長時間沒有聲音。兩個人望著山下,都在回憶著往事。一對情侶走過來,侯征把手從臧姍的肩上拿了下來。見此情景,那對情侶沒有停步,繼續向山上爬去。侯征眼睛看著向上爬去的那一男一女,斷斷續續地說:當年我真的不知道。是我害了你。臧姍嘆了口氣,把臉靠向侯征的肩頭說:不是你的錯……,你今天能來,我死也知足了。
  
  一提一,侯征的心不禁一顫。
  
  臧姍坐了起來,看著侯征已經恢復平靜的臉。
  
  別害怕,我能活到今天,就不會再輕易去死了。再說我已經死過了。我知道你一生最討厭被別人可憐。可是你今天能可憐我,我也就不枉來世上走一遭了。
  
  不是。
  
  侯征一把把臧姍拉進自己的懷里。兩個人緊緊地摟在一起。過了許久許久,臧姍從侯征的懷里抬起頭來,用怯生生略帶震顫語調和微笑的表情問:那是什么?
  
  侯征摟著臧姍的雙臂略松了松。臧姍摟在侯征腰間的雙手又緊了緊,嘴里喃喃地說著:不要不要不要……”
  
  侯征再一次緊緊地把臧姍摟在懷里。久久,久久……
  
  南屏山是一座剛開發的景點,不是大節假日,來山上的人很少。當太陽的余暉照在山巔時,站在山頂的侯征與臧姍不約而同地把雙手舉過頭,伸了個懶腰,相視一笑。
  
  下山后,兩個人打車回返。侯征說先送臧姍。臧姍沒有反對。兩個人坐在出租車的后坐上,臧姍不時地回頭看著身后遠去南屏山。直到進了市區,臧姍才不再回頭,告訴司機去微波小區。來到臧姍的樓下天已經漸黑。臧姍與侯征對視良久,臧姍說:能給個面子上去坐一坐嗎?
  
  不了,你今天累了。上樓好好休息吧。
  
  那你就不怕這么黑我上樓出危險。你會內疚一輩子的。
  
  臧姍象戀人一樣把手摟在侯征的腰際說:上去坐坐吧,也吃不了你。我一個人住
  
  臧姍的屋子不算小,只是看上去象剛剛打掃過似的。因為墻角的灰塵上有掃過的痕跡。她打開冰箱,里面有許多熟食。有的已經切好裝在盤子里。她系上圍裙說,餓了吧。咱們簡單用點吧。侯征站起來說那好,讓我幫你。臧姍過來把侯征按在沙發上說:讓我體會下家庭主婦的味道吧!
  
  臧姍在廚房做飯。侯征站起來看看屋子。他在冰箱的上面發現了一個菜單,共八道菜。奇怪的是其中有一道只有在婚宴上才能看到的四喜丸子
  
  菜做好了,她用低低的聲音問侯征:可以點蠟燭嗎?侯征點了點頭。
  
  菜擺好了,侯征腦海里浮現剛才的那個菜單,與眼前正好對上號。只是多了一瓶紅酒。燭光里兩個人默默地吃著。臧姍不時地給侯征挾著菜。侯征抑制住給臧姍挾菜的沖動,因為他知道,此時他享受她為他做的一切,就是她的享受。
  
  餐后,兩個人一起往下揀餐具。一不小心把殘湯撒在了侯征的衣服上。臧姍一邊擦,一邊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脫下來洗洗吧,一會就熨干。你先利用這個時間洗個澡,不然這身灰土,回去嫂子以為你與誰野合去了呢。她把侯征的衣服脫下來,進了衛生間。不一會衣服洗完了,她一邊熨衣服,一邊笑著對侯征說,為什么不敢洗澡?浴間里有暗鎖。侯征站起來走進浴間,洗了把臉,對著鏡子看著自己。他覺得自己就象個騙子。這時臧姍拿來幾件男人的內衣說:快洗,把你現在的內衣扔出來我馬上洗洗。侯征看著那幾件舊內衣發愣,臧姍馬上明白了,笑得前仰后合的。看到侯征紅了臉,她止住笑聲說:是不是不想用別人剩下的東西?那是你當年喝酒吐臟的內衣,你扔了,我洗了留下來的。說這句話時,臧姍的聲音漸漸連她自己都聽不見了。
  
  侯征拿起那幾件十多年前的衣服,進了洗澡間。脫掉身上的衣服扔了出去。臧姍在外面說:暗鎖在右面。侯征不由自主的把暗鎖插上了。可是外面立刻沒有了聲音。侯征馬上意識到他傷害了臧姍。于是打開門問:哪瓶是浴液?外面沉寂了好一會,才傳來最大的那一瓶
  
  這回侯征沒有插浴間的門,而是留了一條縫。洗去一身汗,真舒服。侯征用涼水淋浴沖著頭,想著白天的事。突然一雙纖臂摟住了他的腰,一個滑膩身子貼在他后背上。侯征再也抑制不住生理的沖動,把身體貼在浴間的墻上不敢轉身,雙手握住臧姍的兩只小手說:別這樣,我……”后面傳過來一個急促喘息的聲音:你欠我的還給我……”
  
  周一,辦公室里。侯征拿著話筒,拔了個號,又立即按下掛機鍵。反復掛了五次。終于用顫抖的手拿起聽筒放在耳邊。對面接了,侯征沒有出聲。只聽話筒里說:是你,你的呼吸已經刻在我的心底。不是你的錯,你不要自責。你是不是怕我憑著昨天發生的事獨身一輩子?不錯,我是那么想著來了。可是那會令你永遠自責。我想通了,你讓我嫁誰我就嫁誰。我休息一天就沒事了,明天我就讓幾個好朋友給我介紹對象,告訴她們我要再婚了。但是最后決定權在你,你要不說行,我就選一輩子夫婿。侯征哽咽地說了兩一字:
  
  這時,杭老師來叫侯征。見侯征拿著聽筒不說話,便問:沒有人接?校長叫開會。侯征定了定神說:啊,沒人接。兩個人一前一后向會議室走去。賈校長說:咱們校的高中成績都是保密的。最近有人亂傳。的確是沒有幾個及格的,可是為了大家的利益,騙也得把學生給我騙來。我今天丑話說在前頭,誰再傳這些對學校招生不利的消息,我就拿誰是問。高中期末考試調整后的成績單已經印出來了,大家要統一口徑,按這個成績單宣傳。
  
  想起上周末回家時的情景,侯征憤怒了,想站起來質問校長為什么要騙學生?旁邊的杭老師拉住了他。那天半夜到家,妻子問周末怎么還這么忙?侯征沒有敢看妻子的眼睛,說了句招生應酬,就進書房了。
  
  臧姍上班后,給侯征打來電話。告訴侯征就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她不會一個人生活后半生的。也不用侯征替她把關找對象了。要侯征好好對待妻子與孩子。她正在動員其它班的老師與學生,不用再與她聯系,她會盡力為天堂中學招生盡力的。以后如果侯征再需要她幫忙招生,打個電話就可以。侯征知道這個女人在盡力維護她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她很在意自己怎么看她。可是此時的侯征到是有點崇敬這個女人,他開始看不起自己了。
  
  賈校長站在主席臺上,面對上千名新生,慷慨激昂地講著豪言壯語。說什么來天堂中學求學是他們明智的選擇。今天給天堂中學一個普通的孩子,明天天堂中學還給社會一個人才。并當眾宣布,讓在招生中就與大家熟悉的侯征老師講幾句。
  
  侯征被推上講臺,他面對著一雙好奇的眼睛,對著話筒說了一句:我對不起大家!。下面一陣騷動。這時招生辦袁主任在另一個話筒里接過去話茬說,侯老師的意思是他在招生過程中沒有把天堂中學的優勢向大家介紹清楚,讓大家選擇學校時走了很多彎路,有些歉意。侯老師太激動了,請侯老師下去休息。以后侯老師再與大家交流。這時上來幾位體育老師,把侯征往下拉。侯征一邊與幾位體育老師撕扯著,一邊喊:我不是那個意思……”賈校長拿起他跟前的話筒補充了一句:侯老師神經曾經受過刺激,休息一下就好了。這時教務處主任、學生處主任、校長辦公室主任、后勤主任、團委書記、黨支部專職委員都上來拉侯征,掙扎中侯征醒了,原來是一場夢。
  
  妻拿著毛巾在給侯征擦汗,她一邊用扇子給侯征煽著,一邊說你怎么敝得說不出話來?定定神,侯征知道妻是在安慰他。他一把抓住妻子的手,想說什么。可是妻子捂住他嘴說:先休息,什么都不要說。
  
  侯征的妻子郎玥是位電氣工程師,與侯征生活了十七八年了,她知道丈夫為人耿直,肯定是在外面受到什么壓力了。從丈夫的夢語中她也隱隱約約地猜出丈夫在受著良心的煎熬。她相信丈夫心里有她,她不想知道丈夫究竟做了什么。她認為即使丈夫做錯了事,也一定有他無奈的緣由。丈夫為這一段時間來為招生苦惱,她是看在晴里,痛在心上。自從她下崗以后,全家都靠著侯征微薄的工薪生活,全家平均生活費比當地平均生活費還低。可是她從沒有阻止丈夫接濟學生。看著丈夫中年就已經白得近半的須發,她知道丈夫的壓力太大了。她怕他垮下去。她不能沒有她,孩子不能沒有她。
  
  侯征緊緊握著妻子的手說:我真的把孩子招到天堂里來了?妻不知該如何回答,癡癡地望著他。
  
  哎,二十來年的杏壇生涯,鞠躬盡瘁,怎么落得這么個下場!侯征覺得自己在妻子面前,在同事面前,在學生面前都抬不起頭來。他起來打開電腦,把給賈校長起草的開學式演講稿完全刪除。然后給臧姍寫了一封要她停止招生宣傳工作的郵件,可是寫完了終于還是沒有發出去!

共獲得積分:4 ,共4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